舒心app下载

婚礼终于到来的那一天,整个S市可谓是盛况非常。欧远澜从来没有告诉过林清清,今天是他为她准备的世纪婚礼。

尽管林清清从来就没想过会有这么大的场面,但当她看见小区门口几乎百来辆车的车队时,整个人还是楞在那里了。

“这个场面也太壮观了吧?!”江暖无比羡慕的看林清清说道。

由于语速太快。林清清没有看见江暖说了些什么,但从她脸上那个无比夸张的表情她就能想象出来。“场面确实是大了些。”林清清的语气里不见多少欣喜,相反倒是能听出她的担心。

“清清,你不是应该高兴吗?”穿着伴娘服的许嫣然疑惑的对她用口型示意。

今天的林清清真漂亮,许嫣然不禁感慨。她作为一个本身就算的上是美女的都忍不住如此夸赞,由此可见其惊艳之处。

确实,不用怎么打底,林清清本来就有一张粉雕玉砌的小脸。吹弹可破的皮肤,略施粉黛之后,她整个人的起色都大为提升。

本来就清澈的眸子并未使用太多繁复的化妆品,仅仅只是刷了一点睫毛膏就足够了。小而挺的鼻子精致玲珑,两片如樱花一般的嘴唇只是擦了一点口红便显得整个人唇红齿白。

清水出芙蓉,天然去雕饰。许嫣然觉得用这两句诗来形容林清清再好不过了。

“林清清低下头,绝美的脸上带着一丝怅然。“我总觉得今天…….会出什么事。”她有些害怕的说道。

都说不能在大喜之日说这么不吉利的话,但她内心深处就是会有种隐隐的不安,总觉得今天可能会发生些什么。

距离在婚纱店碰见林语已经是一个月之前的事情了,但林清清却清楚的记得那天发生的所有事,包括她对自己说过的话。

优雅纯美少女释放迷人风姿

要能笑到最后才能笑的最好,这是从林语嘴巴里说出来的,一字一句历历在目。结婚就是终点了吗?很显然,林清清知道并不是。

江暖似乎是看出了林清清在担心什么,她走到床边坐了下来,然后慢慢抚摸着这件质感超级棒的婚纱,眸子里满是羡慕。

当时她还以为这是许嫣然为了报复林清清所以特地找的山寨设计师,但直到看见实物的时候,她才直到确实是自己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了。

抹胸的款式相对保守,背后缀以绑带的装饰增添了复古感之余还多了一丝性感。白色的蓬蓬裙上缀满了碎钻,在光线下美好刺目。

最终,江暖的手轻轻握住了林清清的手。“清清,不要怕,不管发生什么事,我们都一直陪着你。”她一字一顿说的格外缓慢。

此时此刻,所有人都觉得岁月静好苦尽甘来。觉得接下来就是顺理成章的结婚,然后两人一不小心就白头偕老。但如果命运能那么轻易的就放过他们,那就不叫命运了。

看着几乎要落下眼泪来的江暖,林清清郑重其事的点点头。尽管她不知道接下来会发生什么,但此刻,她终于是有了片刻心安。

别的女孩子出嫁都有父母的陪伴,有家人亲戚的祝福,但林清清除了这几个少的可怜的朋友之外就什么都没有了。所以当欧远澜众人来到公寓外接新娘的时候,陪在林清清身边的就只有江暖和许嫣然。

“欧总,我们把清清交给你,你是不是也应该意思一下以表真心?”许嫣然和江暖把林清清护到身后,两人拦着欧远澜让他先通过考核。

向来冷冷清清的欧远澜今天却与往常不同。他一反常态,竟然露出一个淡淡的笑容来。“怎么表示?”他的目光透过两人落在了林清清身上。

江暖和许嫣然只顾着抓住这个百年难得一遇的机会刁难欧远澜,却还没想好要他怎么表示才好。

如果说给红包,那对于身价数亿的欧远澜来说实在是再简单不过了。但如果是别的招数,她们一时半会儿还真想不出来什么能难住这人。

趁两人沉思的空隙,欧远澜对身边穿着伴郎礼服的苏城和白骆用眼神示意了一下。顿时,这两人即刻便心领神会。

江暖和许嫣然还没反应过来,就被白骆和苏城一把抱了起来。尽管她们竭力反抗,但奈何力量相差悬殊。

那两人被抱走以后,眼前就只剩下林清清和欧远澜了。看着对面的人步步走近,林清清的心跳也跟着加速。

婚礼不同于领结婚证,领证只需要两个人到场,而婚礼却需要一堆不想干的人到场。他们要穿过人群,看着他们或祝福,或嫉妒的眼光,当着牧师的面*宣誓。

相比于领证,婚礼才是林清清最怕的。她的耳朵听不见,生怕在宣誓的时候出了什么纰漏,那么在场所有人就都会知道她失聪的事情了。

“准备好了吗?”欧远澜面带笑容如是说。

通过辨别唇形,林清清听懂了他的话。她唇边慢慢扬起一个笑容,然后冲欧远澜伸出了手。

有的人一笑,你便回了人间。不知道是哪里听来的话,但却是林清清此刻最真实的感受。

看着欧远澜唇边深深浅浅的笑意,林清清顿时心安了下来。吾心安处是吾乡,她抓着他的手,仿佛是漂泊的船终于靠了岸。

曾经林清清以为自己是一只无脚鸟,因为没有脚可以停歇,所以终其一生都只能不断飞翔。很多时候都是出乎意料,林清清也从来没想到自己竟然能和欧远澜假戏真做,还走到了今天这一步。

欧远澜没有牵过林清清的手,反而直接一个公主抱,在她双脚离地的瞬间便落入了一个温暖的怀抱。

林清清还没来得及惊呼,就对上了欧远澜那双幽深的眸子,她唇边的笑容越来越大,双手不自觉的环上了他的脖子。不管往后命运如何,起码此刻她是幸福的。

十里红妆,眼前佳人,这是印在林清清和欧远澜喜帖上的话。这话是林清清自己选的,有生之年能做他片刻的妻子,她也觉得此生足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