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视频樱桃

【 WWW.】,精彩小说免费阅读!

“顾诗小姐,有时候人只要大度一点,就会得到很多东西,比如顾氏的股权。”解玉脸上的笑容依旧。

说出来的话,让顾诗愤怒的心,有了一丝动摇。

她受的伤应该能够养好,毕竟只是二楼,不至于下半身瘫痪那么严重。

再说,从刚才顾宁欢电话里面传来的话语看来。

宋词倒是被她派去的人伤的很重。

那人还不知道现在到底怎么样了。

要是他供出来她是主使的话,顾家是当然不会放过她。

既然这样,到不如现在先收下点好处。

等到真相查明之后,顾家想要反悔拿走她股权的时候。

大不了她就和顾家撕破脸,一走了之。

“解玉,说的还真的是轻描淡写。

裸肩纱裙美丽少女袅袅婷婷

顾宁欢将我从二楼推下来了,难道随便打发我点股权就想要算了?”顾诗伸手擦干脸上冰凉的泪珠,冷冷说道。

解玉望着顾诗这模样是打算狮子大开口了。

她实在是觉得顾诗不要脸。

刚才傅先生的助理都打电话过来,原原本本将事情说清楚了。

顾诗买凶杀人再先,不但将宋小姐害到了住院的地步,甚至杀人凶手还差点将大小姐掐死。

自己的好朋友伤重在自己眼前,不管是谁都忍受不了。

她要是大小姐估计也会忍不住直接杀了顾诗。

“那想要什么?”解玉淡淡开口。

顾诗伸手卷着自己的长发:“我要让爷爷将顾宁欢赶出顾家,并正式收养我。”

解玉脸色微变,顾诗这要的是顾家的继承权!

真的是好大的胃口。

这么大的事情,解玉一个人可做不了主。

她求救一般望着站在远处的顾老爷。

只见到顾老爷拄着拐杖,缓缓的走到顾诗面前。

他视线落在顾宁欢脖子上已经变得青紫的伤痕。

可以想到她到底是经历了怎么样的惊心动魄。

顾爷爷之前知道顾诗有些小毛病,但可怜她从小的经历,倒是一直都尽量包容。

直到今天晚上。

他眼睁睁的看着沈睿将顾诗买凶杀人的证据摊平了放在他的眼底。

他才知道这么多年以来。

他呕心沥血到底是养了一个什么样的畜生在身边。

可他知道的实在是太晚了,现在杀人的凶手已经死了。

光凭借一条珍珠手链,还有顾诗和那人接触的录像,根本就不足以将顾诗定罪。

但顾宁欢将顾诗从二楼推下来这件事,却是有了太多的证据。

他已经让宁欢受了太多的委屈,怎么还能够让他唯一的孙女再进监狱。

顾爷爷闭上眼睛,缓缓开口:“宁欢,素来性格骄纵,这么多年以来,我们一直都在忍着。

但今天实在是太过分了!顾家容不下这样的人,从今天晚上开始,不再是顾家的人!

另外我将正式收养顾诗,作为对她今天的补偿。”

顾宁欢抬眸,黑白分明的眼睛里写满了不敢置信:“爷爷,知道今天晚上顾诗对我和宋词做了什么吗?”

“我不需要知道,总之一定是的错!”顾爷爷转过身,不再去看顾宁欢。

顾宁欢微愣,原来在爷爷的心里,不管做什么都是她错。

她不管做什么,都没有办法代替顾诗在爷爷心中地位是吗?

所以这辈子,顾氏还是会被顾诗弄得乌烟瘴气,而顾家也照样会毁在顾诗手里。

就在顾家的气氛焦灼到了极点,一辆加长林肯缓缓的停下。

司机下车,将车门拉开,高大英俊的男人迈开长腿走下车,一步步朝站在草坪上,白皙纤细的女人走过去。

“西深,来的正好,赶快将宁欢带走,她现在不是我们顾家的人了,自然是没有什么资格再待在这里。”顾爷爷强迫自己狠下心肠。

现在当务之急就是让顾宁欢赶快离开这个是非之地。

顾宁欢见到爷爷这样,也早就无力与他解释什么。

迈步就想离开,在和傅西深擦身而过的瞬间。

却被男人伸手握住了胳膊。

顾宁欢下意识想要甩开傅西深的手,但却被他握得更加紧。

她不明白,现在爷爷都要将她给赶走了。

她也觉得自己不应该再留在这里惹人厌烦。

但到底是为什么傅西深却阻止着她不让她离开。

在顾宁欢疑惑当中。

一辆新款的宝马车在傅西深的车边停下。

一位秘书模样打扮的人打开车门,手中拎着黑色的公文包,走到傅西深面前,恭恭敬敬的行礼:“总裁,东西我都带来了,请问是现在开始吗?”

“嗯。”傅西深淡淡的答应了一声。

秘书走到了顾诗的面前,将公文包里面的电脑打开。

随后伸手点开一个文件夹,放出一段音频。

一阵沙沙声之后,就听见顾诗的声音率先响起。

“思彤,放心只要这件事做好了。

顾宁欢一定会身败名裂,傅家也绝对不会要一个被轮奸后身染性病的少夫人!”

“可顾诗,要是这件事情败露了可怎么办?而且要是事后顾宁欢报警,很容易就会查出来安排的人是我。”邢思彤的声音当中还是透露着些许害怕。

“放心,到时候顾宁欢都被人轮奸了,身染那些脏病裸照又被我安排的记者传的满天飞。

按照顾宁欢死要面子的个性,一定是找刀自杀都来不及,哪里还有空敢找的麻烦。”

顾诗的语调当中满是笑意,仿佛将顾宁欢逼死。

对于她而言,是一件那么值得高兴的事情。

录音还在继续播放,顾诗的脸一点一滴的苍白下去。

这是她当初打电话给邢思彤的录音,怎么会是这么的清楚出现在这里。

顾爷爷望着顾宁欢,艰难的开口:“这是什么时候发生的事?”

“是我将顾诗送进去监狱那一天,也是爷爷大发雷霆,说我报假警污蔑顾诗那一天。”顾宁欢勉强的扯了扯嘴角,笑容当中满是苦涩。

她以为自己忘记了,可当这段录音响起的时候,那天晚上被冤枉的场景却是那么清晰的浮现在她眼前。

顾爷爷望着顾宁欢,心底愧疚将他淹没。在他不知道的时候,顾宁欢到底受了多少委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