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veapp

() “恭喜少爷找到了小少爷和小小姐,父子团圆。”

周伯站在旁边,眉开眼笑。

之前还在想,什么时候能照顾上小主子,现在可不就有了,还是俩。

“你漏了那女人!”

傅奕臣放下了手中鉴定书,看向周伯。

周伯一愣,旋即才明白过来,忙道:“是,是,还有苏小姐。真没想到苏小姐竟然五年前就和少爷有了孩子,真是做梦一样。”

何止是周伯,傅奕臣也觉得做梦一样。

尤其是他因为想不起来五年前的事情,就总觉得很不真实。

“你退下吧,对了,该准备的就都准备下吧。”

周伯忙忙点头,“明白明白,周伯这就吩咐下去,赶紧给两位小主人准备卧室,儿童游乐室,画室音乐室什么的,还有日常用品,都得赶紧定制……”

“对了,少爷,大宅和老宅那边要不要现在就打电话通知下?”

“不必,都先不要通知。”

可爱小兔兔天然呆萌清纯写真

“好好,都听少爷的,周伯先去准备旁的。”

周伯兴冲冲的出去,傅奕臣手指在鉴定报告上敲了几下,站起身就往外走。

苏蜜睡得很好,她还做了一个不错的梦。

梦中宝贝们拉着她在花香四溢的原野上跳舞,蝴蝶围着她们,好像也要分享她们的快乐。

可突然间,阴云罩顶,她不安的张望,一眼就看到了躲在树丛后,正虎视眈眈盯着他们的野兽。

又是那头势在必得,盯视猎物一样盯着他们的狼。

“啊!”

苏蜜不安的轻呼了一声,一下子睁开了眼睛。wavv

入目是嘉贝安静的睡容,她长长的松了一口气。

可接着她就觉得不对劲,她僵硬的转动了下脖子。

一团高大的黑乎乎的身影,站在床边。

“啊……”

苏蜜吓得心脏差点没跳出来,尖叫没发出来,就被一只大掌捂住了嘴。

“唔唔……”

“嘘,是我!”

傅奕臣低沉熟悉的声音响起,苏蜜眨了眨眼,这才看清他的轮廓来。

她控诉的瞪着傅奕臣,大半夜的,这样真的很吓人啊!

这位大爷不睡觉,这又是要闹哪样?

“我放开手,你不要出声,吵醒孩子。”

苏蜜点头,傅奕臣才松开她。

“你干什么呀?”

苏蜜压着声音,简直要被折磨死。

“出来!”

“我不去!”

“你想让我把孩子们弄醒吗?”

啊啊啊啊!

真是要疯了!

苏蜜揉了揉头,还是妥协的起了身!

蛇精病,她惹不起。

她刚下病床,就被傅奕臣一下子拖到了怀里。

“三更半夜的,你干吗?”

“出去说话!”

傅奕臣说着抱起苏蜜来,大步就往外走。苏蜜害怕孩子们被吵醒看到这一幕,只能任他施为。

傅奕臣将苏蜜抱出病房,直接来到了隔壁自己的病房,将苏蜜丢在了床上。

“傅奕臣!我不是你的女奴,也不是你的玩物,我可以告你性骚扰的!”

“性骚扰?告我?苏蜜,你是二十三岁,不是八岁稚儿,还不明白这个社会的规则!说这么天真的话,你不脸红吗?”

傅奕臣说完,已是上床压在了苏蜜身上。

“告我,必输也就算了。你觉得舆论会站你那边吗?瞎子看到,也会觉得明明是你占我傅奕臣的便宜,好不?”

苏蜜,“……”

好吧,傅奕臣这厮,要钱有钱,要地位有地位,最重要是颜值太高,又是单身。

自己呢,要钱没钱,要地位没地位,虽然有颜值,奈何还有两个孩子。

大概谁看,都会觉得是她苏蜜性骚扰傅奕臣的可能性更大吧。

苏蜜气结,恨恨的瞪着傅奕臣。

“对,就是这双眼眸……”

他梦中的眼眸。

傅奕臣用拇指指腹,轻轻抚过苏蜜的眼角,呢喃道。

他的指腹上有用枪留下的硬硬的茧子,苏蜜眼角一阵麻痒,她简直要疯,咬牙道,“你到底要干什么?”

这句话她今天已经问了无数遍,因为今天的傅奕臣实在太不对劲了,他这样让她很恐慌啊。

傅奕臣却突然翻身,躺在了苏蜜的身边,将她拥在怀里,然后勾起被子盖在了两人身上。

“放松,我脑震荡还没好,不动你,除非你愿意动!

苏蜜,“……”

她疯了吗,动个屁!

翻了个白眼,苏蜜一不留神将心里的想法说了出来。

“既然不是要睡我,你半夜这样是要干嘛?”

她实在想不明白,不为了做那种事儿,还有什么事儿能让傅奕臣三更半夜的找上她。

除了那场交易,他们根本就不熟,好吧。

“呵呵,原来你那么期待我睡你啊?”

傅奕臣接话,声音中带着笑意。

苏蜜顿时就红了脸,她是那个意思吗?

好吧,是她说错了话,字面上的意思还真好像自己有多迫不及待一样。

“虽然我脑震荡还没好,但是如果美人寂寞难耐,我……”

“打住!到底什么事儿,傅少快说吧!”

“我睡不着,你陪我说说话!”

苏蜜,“……”

她是真快吐血了,不过说话,总比被强迫着做那种事儿要强。

苏蜜勉强点了下头,道:“你说吧,我听着。”

“先来说说嘉宝和嘉贝的父亲,告诉我,五年前到底发生了什么,你不记得他们的父亲是谁了吗?”

苏蜜躺在傅奕臣的怀里,顿时身子一僵。

她就不明白了,傅奕臣干嘛那么好奇这个问题,是不是别人越伤心不堪的经历,他越是好奇要揭开伤疤?

变态!

“我们能换个话题吗?我不想谈这个!”

她抗拒的道。

傅奕臣却蹙了蹙眉,他想不起当夜的任何事儿,所以,他才特别想弄清楚当夜发生了什么。

这个女人这样抗拒想起自己来,这让傅奕臣很不悦。

“如果我一定要知道呢?你该知道,我想做的事情,做不到,就誓不罢休!”

傅奕臣低沉的话,就响彻在耳边,他的双臂环着她,令她无从逃避。

这个男人,强势的无所不在,她的抗拒,从来都换来他更阴沉不定的逼迫。

苏蜜妥协了,咬了咬牙,她冷漠的开口。

“那天夜里,我被妹妹苏蔷赶出了家门。风很大,我只好去花田的观景房中避风……我在那里被一个男人强暴了,第二天早上,我才趁那个男人松懈时,砸了他一砖头,逃离那里!”

她深吸了一口气,又道:“那时候年纪还小,发生这样的事儿,恐慌又惧怕,也不知道怎么保护自己,不知道吃事后避孕药,一个月后发现有孕,被家人赶出了家门。就是这样,你满意了?”

傅奕臣认真的听着,苏蜜说的,和他所想象的差不太多。

原来,当天他头上的伤,真的是这个女人砸的。

倒是出手狠,竟然将他的记忆都砸缺失了!

只是,果真是被砸了那一下,暂时失忆了吗?傅奕臣总觉得那里有些不大对……

“既然天亮你才逃脱,为什么会不记得那个男人的面容?”

“你怎么知道我不记得那个男人的面容?”

苏蜜诧异问道,她可从来没说过自己想不起那男人长什么样子的话来。

傅奕臣眸光微闪,这不废话吗。

他近在眼前,这个女人都没认出他来!

“如果记得,当然能查出孩子的父亲是谁,可你明显不知道孩子们的父亲是谁。”

是这样吗?

苏蜜略蹙了蹙眉,咬唇道:“心理医生说,我自己不愿想起那个男人,所以就真的无法想起了。”

其实,那天从花田回去以后,那个男人的身影挥之不去,她的记忆是很深刻的。

甚至夜里做梦,他还会出现。

可是,后来随着她怀孕,被赶出家门,承受巨大的痛苦和压力。她对那个男人的恨,就越来越浓。

而那个男人的面容也越来越模糊,直至成为一个模糊的影子,再也记不起来。

傅奕臣听了苏蜜的话,却将双拳捏了起来。

这个女人是有多排斥他,竟然在内心,自动屏蔽了他的面容?

就算是他当夜强迫了她,他傅奕臣要身材有身材,要容貌有容貌,难道有那么让这女人难以接受吗?

该死的女人!

他已经想不起来当夜的事情了,这个女人绝不能忘记!

傅奕臣略眯了眯眼,道:“原来如此。”

想知道的,他都已经问过了,傅奕臣意味深长的勾了勾唇,拍了拍苏蜜的肩。

“看在你今夜这么乖的份上,明天我会给你一个惊喜。”

苏蜜对傅奕臣的惊喜半点兴趣都没有,见他说完就不再问话,她挣扎了下。

“傅少应该能睡着了,

放我回去吧。”

“不放,都说了,以后再也不放!”

“我还要回去照顾我的孩子!”

“我让护士去守着了,放心。陪我睡觉,我也脑震荡了!”

苏蜜,“……”

傅奕臣死活不让她离开,苏蜜也实在是太累了,不知不觉她就躺在傅奕臣的臂弯中,放弃了挣扎,睡了过去。

傅奕臣低下头,盯着睡梦中容颜甜美的苏蜜,拇指指腹缓缓划过她的眉眼。

“我会让你想起我来的!苏蜜,你逃不过的!”

逃避想起他来,他不会允许!